[人妻]【少妇是女人中的极品】在线福利小说

少妇是女人中的极品

(一)
我喜欢各种女人,尤其喜欢18—35岁之间的女人。但我觉得少妇才是人间女人中的极品,因为少妇或多或少跟男人做过爱(至少一个),床上功夫要比十八、九岁的好得多;而且在家习惯了丈夫乏味的姿势,在跟我做爱的时候敢于尝试各种姿势。
而且据我跟几位出墙红杏做爱的经验来看,这些26—35岁之间结了婚的少妇称之为极品,很喜欢口交,肛交有时候也玩(只是我不太习惯肛交,因为我的龟头很大)。我们常玩69式,而且玩得很有激情,这是因为彼此的动作幅度很大,所以只用口交就可以让大家共同达到好几次高潮,在插入阴道后更容易让这些太太们欲仙欲死。
有时候我还没射两次,她们就已经数次高潮了,一边高潮一边爽得浪叫「小老公」、「小兄弟」的弄得我觉得我自己跟男妓似的,但是心理和肉体的享受确实很大,69式、肛交对那些20岁左右的女孩子来说并不太喜欢。
再有就是少妇通常有家庭与事业,不会像那些小姑娘一样缠人,这些26—35岁之间的女人都是文化大革命以后出生的,文化和素质都很高,这些都是我喜欢26—35岁之间的女性的主要理由。
从18岁到现在23岁,这五年中我已经跟十六个少妇做过爱了,平均每年三个左右。有些读者也许说我做得很少,问我为什么不像别的作品一样把人数写得越多越好?因为我不喜欢像《欢欢》上有的作者一样夸大自己,就算有那么多的女人想跟我做爱,我也是有选择的,因为我的境界是风流,但是不下流。
在跟我做过爱的这些少妇之中,其中有教师、律师、医生、警察、计算机店老板、被大款冷落的太太,我不喜欢跟素质差距很大的少妇做爱,就像上次那个大款太太一样。这算是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吧!
下面是我跟几个少妇做爱的比较典型曲折的故事,在下面的故事里我没有侮辱女性的意思,所以为了表示我的歉意,请允许我把这些少妇以「极品」称呼,这样也同时能刺激你大脑神经里的潜意识,让你在阅读文章的同时更加兴奋。
我住在沈阳,我对这个城市很满意,同时也对这里的少妇(以下简称为「极品」)非常满意,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有了许多愉快刺激的经历。23岁的我受过良好的教育,也有一份固定的职业,所以我不会铤而走险去找小姐,一个原因是不安全,再有就是怕得病,我的首选当然是良家妇女了。(哈哈!不过找不到,只有找自己的女朋友了。)
时间:去年夏日的某个星期六  地点:家里地下室的仓房  人物:本人,单位女同志(徐XX)  事件:艳遇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沈阳的夏天是非常的炎热的,但是我想到了一个消暑的最佳方法,就是躲在空调下玩游戏。可是家里的游戏已经过时了,没办法,得去三好街买。我看看外面汗流浃背的人们,心里开始了一番斗争,到底去不去呢?最后窗外穿吊带背心的女士们成了我行动的原动力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直觉告诉我将会有一段值得回忆的事情发生。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!
「也许是天气燥热的缘故吧!」心里这样想着,我快速地走出了家门。
刚出楼门,迎面就走来了一位丰满的少妇,一看是我对门的徐姐。徐姐今年27岁,跟我是一个单位的,因为老公去了美国当翻译,所以经常一个人在家。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,虽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,但是仍然风味犹存;一头乌黑的长发,上身穿了一件红色吊带,两个丰满的乳房大得把小小的吊带背心整个挺了起来,所以白皙的肚皮展现了在我的面前,有一点点的赘肉,不过我很喜欢,因为我认为少妇的腹部才是最完美的,因为它大可以用「丰满」来形容。
在行走的过程中,两个浑圆的豪乳做着上下运动,下身的牛仔短裤紧到什么程度呢?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,只是离远就能看见裆胯的部份呈一个三角形!与其说她穿上的,还不如说她是束上的更为贴切!
离老远她就跟我打招呼:「看什么呢?小色狼,当心我把你眼睛挖出来!」
我说:「你的身材真的很好!」
她急忙问:「你说说怎么个好法呀?」
我又假装仔细地从头到脚看了她一遍,我见到她眼睛里闪烁着渴望的光芒,好像在渴望着我的夸奖,也好像渴望着我别的什么。
我说:「你的三围很突出呀!哈哈!」
徐姐嬉笑着说:「要死了你!往哪看呢!」
「往你身上看呀!我要是不看着点,我怕你身上的东西太大了,万一以抛物线的形式弹出来,砸着了我,你给我医药费呀!」我挑逗着说。
徐姐眼睛里兴奋的光芒显得更刺眼了(在办公室里我经常看见这样刺眼的光芒),身体也向我倾过来,我没有回避,任凭她的小拳头砸在我广阔的胸膛上。
突然意外发生了,她脚下一拌,整个身体压了过来,我第一个念头就是「站直了,别趴下」!好在拌她的台阶不算高,我们没有躺在地上,不过身体的接触是免不了的,而且还是个「第一次紧密接触」,很实在。
徐姐两个硕大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身上,这两个天生尤物好像有一亿个哈雷彗星撞击地球的热量一样,使我在一秒钟的时间里身上渗满了汗珠。当我们回过味来以后,已经身在楼门口的电子门里面了。
我家楼下的电子门是跟地下室相通的,只差三个台阶的高度,由于灯是声控的,伴随着电子铁门重重的关门声,片刻面前的光线暗淡了许多。半黑暗中我怕我的大嗓门惊醒「灯泡大哥」,因为它会发出恼怒的亮光,所以我轻声问:「咋了?姐,你没事吧?」
「没事,脚崴了。」她也好像心有灵犀地轻声回答着我。
我心里一亮:「有戏!」可是我还是不敢确定她是不是真的也有我这样的想法,万一要是没这回事,我可成流氓了,以后上班还怎么见面呀!
我心想:先试试她。我定了定神就说:「姐,我扶你。」接着我假意用手架住她的两个胳膊,可在手运动到胸部的位置时我突然来了个急煞车,一把抓住了她两个豪乳。一股电击一样的速度使我的男性荷尔蒙立刻增多了至少一倍,顿时我的双手好像有了思想,自己狠狠地抓了两下。徐姐的乳房很柔软、很大,我的手掌根本就无法完全掌握。
著名音乐家莫扎特说过:「没有了双手的触觉,就等于钢琴、小提琴都没有了生命!」这时对于我来说,双手没有了触觉,就等于鸡巴没有了生命一样!双手和鸡巴好像是一对双包胎,哥哥一活动,弟弟就马上有了反应,站得直直的,好像要帮哥哥准备迎战。
正在我享受手里握着的尤物的时候,只听「啪啪」两声,我顿时觉得脸上一阵灼痛,我心里一惊:完了,她一定生气了!可是仔细一感觉,痛的好像是手,但是脸上好像也很痛。
徐姐那乳房给我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,我觉得我好像真的是意乱情迷了。随着「啪啪」两声「巨响」,声控的灯泡大哥又恼怒地亮了起来,随着瞳孔受到刺激,我的手自然地脱离了那两个尤物,可是并没有让我感觉出来她打的是我脸还是我手。直到今天我也还没有揭开这个我心底的迷,直到后来徐姐到美国去了,那是后话。
灯亮了,我傻傻的看着徐姐,四目相对。这回我从她眼里什么也没看见,到底是三十来岁的人,眼睛里没有一丝恐慌。
可是我慌了,我急忙说:「对不起呀!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她说:「不是故意的?我看你就是故意摸的!」
我看她脸色很严肃,心想完了,这回摊事了。可是在怎么说我也长着一个三寸不烂之舌,凭着这三寸不烂之舌搅动,我能让女人兴奋得忘乎所以,也能说服大多数的逆愿者。
我急忙辩解道:「是你先摔过来的,我只是不故意摸到的!」
我的话音一落,光线又暗淡了许多,原来是灯泡大哥息怒了。我一看正好机会,赶紧跑吧,明天上班假装没事就OK了!
可是没等我动呢!她就一把抓在我的勃起的大鸡巴上,然后说:「那你这是什么回事呀?也不是故意硬起来的吧?」
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!「我、我、我……」我想说点什么,可是平时在床上那根灵巧的舌头现在却僵硬得很。
正当我大脑里一片空白的时候,徐姐的手隔着我薄薄的裤子开始在我龟头上来回地抚摸,一边摸一边说:「怎么了老弟,害怕了?姐逗你玩呢!」
这时我才如梦初醒,原来是少妇惯用的欲擒故纵的调情伎俩,一时疏忽我还没琢磨过来。
我笑着说:「那你脚也是假崴的了?」
(二)
春情大发的徐姐没有理会我的问题,答非所问地说:「都说块头大的男人下面小,我看你的也很大呀!我在你对门都能听见你晚上把你老婆干出那么大的叫床声。」
我一笑说道:「那你错了,你听到她叫床声音最大的时候,是我正在给她口交呢!我的舌头目前为止没有摆不平的女人。」徐姐听了,在我龟头上的手摩挲得更快了。
都说起性了的少妇是最大胆的求欢者,徐姐带着发嗲的音调说:「陈奇,我也试试。」话音刚落,她就把性感温湿的双唇印在了我的嘴上,舌头伸到了我的嘴里。
我慢慢地吮吸着徐姐的舌尖,她散发着香味的舌头不安份地在我唇的包围圈里搅动挣扎着,我放开了她的舌头,反复地亲吻着她的嘴角,用牙齿和舌头不停地进攻她的嘴唇。
随着徐姐重重的喘息声,她抚摸我龟头的双手也开始不安份起来,左手拉开了我的裤链,右手直捣黄龙,拉下我的内裤,一把抓住了我的阴茎根部和两颗睾丸,不停地来回拉引着。嘴里的喘息更重了,舌头疯狂地在我嘴里扭动,配合着摸我鸡巴的手的动作,我们互相有节奏地舔着对方温湿滑嫩的舌尖,我估计她已经很久没有摸过男人的鸡巴了。
我知道,我的手又该出击了!舌头还在做着它份内的事,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滑去。我觉得现在应该温柔地对待她,一只手抚摸着徐姐丰满的腰部和臀部,我的动作很轻缓,就是极品们常常喜欢的那种爱抚的节奏;我另一只手忍住了急切想揉搓她一对豪乳的想法,转而抚摸着她长发,我要耐心,我要让她在正式性交之前的爱抚阶段就把内裤润湿了。
徐姐真不愧是极品,我的阴茎在她一双玉手疯狂的揉搓拉引下,加上发情的阵阵女人香挑战着我的射精神经。这是一场精液与时间的赛跑,我一定让要忍住时间的洗礼,不敢放松精关一步,这样的极品长时间没人碰,真是他妈的暴殄天物!
突然我摩挲着长发的手一把被她拉了下来,急不可耐地往她的衣服里塞。本来我还想渴渴她,可是手一接触到她柔软的大乳房,马上就不听使唤了,我的手当仁不让地挤了进去。一进去我就大吃了一惊,原来这个春闺怨妇竟然没有穿胸罩,两个乳头上贴着乳晕贴片。
太刺激了!我急忙把她小小的吊带背心拉了上去,正好卡在了她两个大乳房的上面。我欣喜若狂,右手在这个极品的两个豪乳上肆意地抚摸。这时候她减弱了手和嘴的进攻,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享受着久违了的被男人爱抚乳房的感觉。
揉,撮,捏,磨,颤,几招过后,徐姐的一对豪乳硬了不少,这时候徐姐把舌头从我的嘴里撤出来,把头和肩膀向后仰,示意我用嘴舔她的乳头。我搂住徐姐的小蛮腰,右手毫不客气地「唰唰」两声把她乳头上的乳晕贴片掀了下来,她「啊」的一声,手在我的大龟头上狠狠地揉了一下。
借着依稀的光亮,我看见了多少男人想要含在在嘴里的大乳头(我很喜欢少妇的乳头,因为多半喂过奶了,乳头颜色很重,乳晕很大,使之显得更加性感神秘,比少女小小的乳头要大了四倍以上,所以含在嘴里很有肉感,所以我认为少妇的乳头是最美的),徐姐的乳头也不例外,因为哺育过一个儿子了,所以非常的大。
我急不可耐地一口将大乳头叼在嘴里吸吮着,不时地用舌尖拨弄着它;她的乳晕很大,乳晕要比乳房其它的地方更加反应明显和柔软性感。我的舌尖最快的速度是一秒钟可以舔弄物体三次,在这样的速度下,加上我双手的配合,徐姐只有大口喘气的份了。
我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,准备使出我对女人乳房刺激的必杀招数!(颤动法:这种方法能让女人欲仙欲死。目前这种方法只有我和日本A片里一位不知名的男主角会用,现在写出来这个床上秘籍,就权当是渖城的少妇靓妹们一个礼物了,可以回家跟老公练习,如果老公不会,可以来找我呀!嘻嘻……)
只见我丹田运气,双手托住了徐姐两个硕大白嫩的大乳房,先用力掐住乳房底部,左三圈、右三圈来回地晃动(做过爱的女人,乳房底部是最敏感的),徐姐白嫩的大乳房因为我双手的用力已经变了形,看上去更加性感无比(注意:IAM NOT SM)。被性交的欲望冲击得丧失了理智的徐姐,本能地用手大力套弄着我的阴茎,嘴里由喘气声变成了那种压抑着的呻吟声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我看颤动法的第一部份已完成,决定第二部份开始。
我停止了手的晃动,轻轻托起徐姐的两个大乳房,在两个像紫葡萄一样的乳头上来回轻舔几下,用唾液湿润了它,接着我用托住乳房的双手以一秒钟三次的速度来回左右地晃动它们,并将舌头伸得很直,让舌尖轻轻接触到徐姐的乳头顶端。
我的脑袋不动,不主动去舔她的乳头,只是用双手托着来回高频率晃动的乳房,让它用乳头去碰撞我的舌尖。一秒钟三次的频率,加上来回晃动刺激乳房内部的神经,可以让所有女人不能自己。
果然不过五分钟,我的计划成功了,徐姐在还没和我正式性交、没接触阴部的情况下,已来了第一次高潮:随着我舌尖和徐姐乳头上千次的摩擦之后,只听徐姐「啊」一声,然后握住我早已勃起如烧红的铁棍一样滚烫大鸡巴的玉手握得更紧,也把我搂得更紧了。
这时我停止了动作,她全身靠在我的身体上,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小老公,你把姐姐弄得爽死了,我正在高潮,好难受,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我仔细一感受,徐姐下身真的一扭一挺的,好像在射着阴精。我的好奇一下子从心底冒了出来,我腾出一只手说:「宝贝,让老公摸摸。」紧接着就把手伸到了徐姐的内裤里。
成熟女人的阴毛很硬、很茂盛,我的手在徐姐的阴毛上卷动了几下后就把手里伸到了里面。里面已经到了该抗洪的阶段了,连内裤都湿透了,两片厚厚的大阴唇里面源源不绝地流出了许多淫水,还带着些许的冲击力。
我用中指和食指分开两片肥厚丰满的大阴唇,我怕手指不干净,并没有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,而用大拇指顶住徐姐已经勃起得花生米大小一样的阴蒂,用力地碾压。
这样一来,徐姐的骚劲更上来了,嘴里淫荡地叫着:「嗯……哦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不要停……我的小嫩屄要被你揉透了!啊……哦……呜……我要你的大鸡巴插我……快……姐姐好舒服……啊……」
正当我们这对魔鬼在黑暗中进行着淫荡游戏的时候,突然楼上来了脚步声:「咚……咚……」我们本能地离开了对方的身体,这时「灯泡大哥」又重新亮起了,好像在看完了我们淫欲表演以后也兴奋了一样。
灯亮了,我看见了徐姐满脸绯红,显得更加妩媚动人;两个大乳房硬挺挺地挺我的眼前,这样我才看见了刚才让我消魂的大乳头是红黑色的,显得无比神秘和性感。两个大乳头直立着,已经被我「蹂躏」得格外肿大。
脚步声越来越近了,徐姐急忙拉下吊带背心盖住了两个大乳房。魔鬼是怕光的,更何况是我们这对淫欲魔鬼呢!
这时候我也回过神来,急忙说:「宝贝,跟我来。」我拉着徐姐往地下室走去。
只听「哎呦」一声,赶紧回头一看,徐姐蹲坐在地上,刚才白嫩的大腿根部流下的淫水在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。
我急忙问:「怎么了你?」
徐姐轻声的说:「我刚才是真崴脚了!快抱我下去呀,一会要让人看见就完了!」
我并没有动,调笑地说:「小宝贝,你可真厉害,能忍住崴脚的疼痛享受性高潮。」边说我边把她抱起来向地下室走去。
徐姐在我怀里撒娇地说:「害得我把内裤都弄湿了,你还笑我,当心明天我到单位告诉经理,经理一定得炒你的鱿鱼!」
我笑了笑,没吱声,我知道经理正在追求她。低头亲一下她的小嘴,心里正在盘算着在地下室哪做。其实我们当时装做若无其事,往楼上走就可以了,也许这就叫做作贼心虚吧!
我正在这样地想着,而徐姐正在小声咒骂着:「谁呀?真是的,偏在人家高潮的时候下楼,弄得我不干不湿的,真讨厌!」
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地下室的尽头,这里没有灯,我好不容易才掏出钥匙打开自家的仓房门,徐姐也一瘸一拐的跟进来。拉开了灯,我家仓房里没装什么东西,就有几个装旧衣服的箱子和一辆踏板摩托车。
满屋的樟脑球味很呛人,徐姐捂住了嘴对我说:「这里的味道太大了,我看我们还是去你家吧?我家不行,我儿子正在家睡觉呢!」
我急忙说:「不行,我女朋友现在在我家呢!」
满屋的樟脑味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,我一下楼住了徐姐说:「来吧,我就在这干你,这才叫真正的偷情。你说呢?」
徐姐淫荡地说:「你还挺浪漫的呢!」话音刚落,右手就又重新回到了我的内裤里:「咦,你怎么软了?」
我说:「刚才抱你累的,关键是你的两个乳房太大了!」我说着,抓住了徐姐的吊带背心,在徐姐的配合下,往上一拉就脱了下来。
徐姐笑着说:「真讨厌呀你!要脱你也脱!」
我没说话,略粗暴地把她的牛仔短裤连内裤一起脱了下来。
(三)
我这才看清了徐姐的下身,阴毛很黑很浓,上面已经被淫水打湿了,我彷佛闻到了那里传来的阵阵肉香。我这个人一看到女人的阴唇,舌头就有了本能的反应,我的舌头说实话好像真的天赋异秉,曾经征服过「无数」女人,这会一看见徐姐这样的极品,黑黑的阴毛上还有许多淫水形成的露珠,我二话没说,一下子把徐姐抱坐在踏板摩托车的后座上。
我低头一个老牛饮水的姿势,把徐姐的整个大鲍鱼含在了嘴里。徐姐沾满淫水的鲍鱼味道真的是好极了,大大刺激了我的食欲,我把她整个的黑屄从阴毛到阴蒂、阴道口,一直到屁眼,全都大致舔了一遍,大口大口地吸着淫水。
徐姐因为还没有心理准备,整个屄就已经被我吸进了嘴里,先是一惊,然后「啊……」的一声屁股一扭,就抱着我的头享受起我为她口交来。只见她双眼微闭、满脸绯红,两个大奶子随着身体的扭动欢乐地跳跃着。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发,一只手忙里偷闲地玩着自己的两个大乳头。
因为徐姐坐在踏板摩托车的后座上,所以我只能半跪着去舔她的嫩屄。徐姐的屄真是少妇中的极品,两片大阴唇因为生过孩子而变得异常丰满,我侧过头去狂吻她的大阴唇的时候,就跟亲她那丰满的嘴唇一样。一边舔,我还不时地把舌头伸到她骚屄里舔她的阴道壁,我的舌头伸出来能舔到自己的鼻子。
我左手在她阴道和屁眼的连接处轻轻的抚摸着,因为这个地方是女人做爱时最敏感的地方,右手抓住徐姐的一撮阴毛来回上下地摇曳。这时候徐姐浑身颤抖着,屁股一扭一扭,骚屄一挺一挺配合着我的舌头,嘴里语无伦次地叫道:
「哦……哦……大鸡巴老公……啊……使劲舔我的骚屄,妹妹的骚屄要痒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你的舌头真厉害,舔到妹妹子宫口了……啊……老公快喝妹妹的淫水……嗯……好老公使劲舔呀……哦……啊……一会让你把你大鸡巴里的精液射到妹妹的子宫里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妹妹要给你生孩子……啊……快舔……呀……哦……妹妹要死了……」
这些淫荡的话对我无疑是一剂最好的兴奋剂,我的舌头更加卖力地往徐姐的阴道里钻,而她也疯狂地挺着屄让我舔,身上大汗淋漓,嘴里不停地浪叫,声音越来越大。
我一看时机差不多了,决定进攻她的阴蒂。因为女人在没有完全起性前,刺激阴蒂是很浪费的,要让女人起性的方法很多,但是要让女人达到高潮,其中有87%的女性需要靠刺激阴蒂来获得高潮,所以我在这个时候舔她的阴蒂,用不了五分钟就能令她高潮!
我用右手把徐姐的阴毛拉了起来,左手用食指和中指尽量地分开她的两片大阴唇,这样一来,徐姐已经勃起如花生米大小的阴蒂就暴露在我灵巧的舌头之下了。
我一看条件已经充足,头一低,把舌尖抵在了徐姐的阴蒂上。我先用一秒钟上下舔弄三次的频率舔了三分钟,估算着时间已经快到五分钟了,就使出了我的绝学撕咬法。首先我紧紧吸住阴蒂,用力地吮吸着,待其稍稍适应以后再用牙齿轻轻啃咬,最后连吸带咬的把阴蒂左右拖动,这样一来,就算是性冷感的女人都能在我的绝学下变成荡妇。
在我的动作下,徐姐已经爽得浑身颤抖了,两条大腿把我的头夹得紧紧的,左手用力地楼着我的头向前按,把她的整个阴部都塞到了我嘴里,右手则狠命地狂揉自己左边的大奶子。
这样过了一分钟,我就快要窒息了,可是徐姐比我显得还要痛苦,身体像发烧了一样高频率地抖动,把我楼得更紧了。我一看她肯定是要来高潮,舌头、牙齿也顾不上使什么招数了,在她的黑屄上一顿乱舔乱啃。
果然徐姐嘴里带着哭腔不清楚地嘟囔着:「嗯……啊……坏老公……大鸡巴老公……啊……妹……妹要……高……潮……了……」
果然,话音刚落,我就觉得一股液体从徐姐的阴道里带着些许的冲击力流到我的嘴里,这股液体有点咸咸的、涩涩的,不像有的小说那样把这样的液体描写得那样甜美,不过我觉得女人的淫水用「甜美」来描写不太恰当,淫水确实带着一股淫荡的味道!
我还来不及反应,大部份的淫水就顺着我的食道流了下去。徐姐的淫水就如黄河泛滥,流量很大,我有点招架不住了!刚想离开她甜美的阴部,徐姐的手却因为高潮,按得太紧了,我根本就无法离开。
她浑身扭动得不成样子了,黑屄一挺一挺的,嘴里嘟囔着:「好老公,全喝进去,一会我喝你的精液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人家要死了……哦……」我没法,就把她的淫水如数全收了。
高潮持续了两分钟,徐姐的淫水总算流干了。紧接着把我的头抬起来,我站了起来,她又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,淫荡而贪婪地吸吮着我的舌尖,我的手轻摸着她的阴唇和阴蒂。大概是徐姐太累了,持续了三分钟,我们都没有说话,只互相爱抚着。
就这样,我的大鸡巴还没出动一兵一卒,徐姐就已经两次高潮了。看来徐姐真是好长时间没做爱,憋坏了,两次高潮过后仍然很骚。
随着我在她阴唇上的手的滑动,她的淫水又流了出来,左手又抚摸着我的大龟头,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轻声的说:「你真坏呀,我被你整得都要死了!你的舌头真的好厉害,刚才伸进我的那里边,都舔到那个口了!」
我装做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,嬉笑地问道:「什么呀?宝贝,什么口呀?哈哈……」说着,我在徐姐骚屄上揉戳的手更快、更用力了。
这个春情荡漾的少妇,又有点把持不住了,淫荡地回答说:「嗯……你的舌头都……嗯……舔到人家的子……宫口了……好讨厌……呀……你又给我弄出水了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
听到这些话,我早已憋得涨痛的大鸡巴实在是受不了,刚想把她的头往下摁去给我口交,还没等我动,徐姐就说:「我也想舔你的了。」说着松开了我那勃起到14厘米长的大鸡巴,自己头躺在踏板摩托车的后座上,双脚搭在摩托车的车把上了。
我一看,要玩69式!69式我玩多了,只不过以前都是在床上、地上玩,在摩托车上还是第一次,于是我赶紧骑了上去。
我们以69式脚对头的玩了起来,她在下面、我在上面,我刚一骑上去,徐姐就一口把我的龟头含进了嘴里,用手轻轻套弄着我的阴茎根部,把包皮拉了下来,这样我的大龟头完全暴露在她的舌头之下。
徐姐贪婪地吸吮着,左右摇晃着头部,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,时不时地用舌尖舔着我的马眼,嘴里发出淫荡的「呜……呜……」声。刚开始我的龟头一阵疼痛,紧接着一阵酸麻一下子由鸡巴传到了腰部,再接下来我就享受着淫荡的美女少妇为我提供的口交了。
我的舌头也没闲着,继续吸吮着她的阴唇,轻咬着她的阴蒂,用舌尖在她的阴道的深处「挖掘」着,徐姐的淫水又流了出来。她吐出了我的阴茎,歪着头用手抓住我的手指往她肛门的地带放,示意让我玩她的肛门。我用手指沾了点她的淫液,来回地抠摸着她的肛门,同时用舌头继续舔她的嫩屄。
徐姐一看目的已经达到,忙不迭地把我的阴茎又再含在嘴里,继续舔弄着,不时地还用手指揉搓着我的两个睾丸。随着我的手指在她肛门的深入,舌头在她嫩屄上的舔弄,要不是我用大鸡巴挡着她的嘴,徐姐肯定又爽得淫话满嘴了。
徐姐吐出了我的大龟头,说:「好老公,起来点,你的鸡巴太长了,我吸得好辛苦呀,都插到嗓子里了。」
不等我把身体抬高,就知道中了这个荡妇的计谋了!只见徐姐一口咬住了我的两个大睾丸,放在嘴里来回地用牙齿、舌头玩弄着。也不知道是我的工夫好,还是睾丸长得性感,徐姐一接触到我的睾丸,身体就开始疯狂地扭弄起来,腾出了一只手揉搓着自己那对丰满的大乳房,嘴里不清楚地浪叫着:「哦……好……呜……嗯……」
舔弄了五分钟左右,我有了要射精的感觉了,刚想起来,可是徐姐已疯狂到了巅峰,紧紧抱住了我的屁股。天哪!这个骚货竟把舌头伸进了我的肛门里!以前我从没玩过这个游戏,认为这有点是SM了(后来我才知道徐姐很喜欢男人的睾丸和肛门),哪里受得了这个!
眼看精关要把持不住了,我一然决然的起了身,把徐姐猛的抱起来,让她双手扶住车把,将屁股抬起来,就像赛车手高速地行驶摩托一样。我坐在后座上,扶住了我那14厘米长的大鸡巴,急不可耐地插到了她的阴道里,里面已经异常湿润了,不费吹灰之力就插到了她的阴道尽头,然后双手猛揉她的两个大乳房。
我们疯狂地干着、叫着,一起数着数……抽插到二百余下,我们「啊」的一声一起来了高潮,我把浓浓的精液一半射到了她的屄里,剩下的赶紧拔出来,让徐姐津津有味地舔食了。
正当我们享受着异常高潮时,敲门声突然响起了,会是谁到地下室的仓房里来呢?我给大家留个悬念。
【完】